•    之所以要牺牲宝贵的写稿和不多的睡眠时间发发牢骚,就是这个时候msn上还有不知趣的人主动和我倾诉心声,我想你也能从我敷衍的啊恩好以及一个个的表情符号里感受到我是多么不情愿多么想假装掉线然后在把你block住吧。一肚子不高兴不仅让我想到前一阵子的一次知心大姐,大半夜的我过去了听对方抱怨着自己的感情生活,丫居然说叫我出来聊不靠谱的感情是因为觉得我现在也走这路子,这也就算了,听故事就听吧,这之后msn再无联系,这种前无铺陈后无找补的交心经历让我实在觉得奇怪,毫无交集的关系在这次谈话...
  • 如果重新选择,昨天晚上我一定不去。一群熟悉不熟悉的朋友坐在一起,其实还是很开心的,和身边这些豁的、不豁的或者说自己没以前豁的喝酒,有一点晕的感觉还不错。再后来他们的HI越发显得我不HI起来,在某个时间点,我甚至无缘无故的想哭了。后来出门看到外面站着2个卖花的,觉得似乎他们比我要惨一些。马上就要15号了,桶里还剩着大把大把的玫瑰,甚至2个人开始聊起了家常。所以以前有人说不过洋节,现在想想是对的。回家就开始做梦,只恨醒的太早。今天看《光阴的故事》毅原和一美终于结婚了,看着陈怡蓉穿着大俗婚纱,跪在黄嘉千面...
  • 关淑怡版的万物生前面有一段女生咏叹,半夜听的让人想哭,这样深的一个夜,踉踉跄跄的从工体回到家,之前刚刚谈了一段不深不浅的小心事,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走了,迎来送往这是最近的大主题。
  • 08最后一夜和一干女明星度过,在蓝色港湾的露天广场,一起倒数,随着音乐摇摆身体或者做出人浪,特别的骨肉皮。倒数最开始还比较开心,三二一的时候已然不hi,一年就这么过去了,开心网的访客记录都变成2008年,想想还真可怕,现在还记得前年的跨年夜从小V家赶回去,12点的时候在出租车上度过,当时感情不顺,车上还没头没脑的哭了一鼻子,一转眼已经两年。这两年,我换了工作,转了两本杂志,不算平稳但结果还算说的过去,现在总算风平浪静,所以饭桌上我会主动要求主编祝我工作顺利。除了工作,还会期待什么呢,也再没有了吧。...
  • 半夜聊感情,总是没完没了,说了再多的车轱辘,也不过是希望一切都好起来,女明星们共勉吧。

  • 一年一度的心理低潮合情合理的出现在这个时段,不听不问,我慢慢地熬过去。以后要记得就像susuan对mike说的,看着彼此的眼睛决绝地说再也不见。明天去见暌违多时的小沈和REX,有点紧张呢。
  • 2008-11-17i am sorry - [知心大姐]

     

     

    看这集betty时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段,丹尼尔让贝蒂背了黑锅,在之后的记者会上承认了自己的过失,他拨开围堵的人群,对远远站着的贝蒂用口型说Im sorry,当时他眼里还亮亮的,不知道有没有噙着泪花儿,本来皮肤就白,五官立体,这么一衬效果全出来了,特别真诚,就那一瞬间,我特别为他开心,然后感动的有点想哭,特别的drama。相似的情节欲望都市里也有,米兰达的妈妈过世,萨满撒在葬礼上也是这样终于对她说了声Im sorry,然后...
  • 最近电脑老爱忽然崩溃,这让我很头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自动关机,辛辛苦苦写了大段的文字就这样没了,周日在苹果店看到imac,还是有点心动,但这方方正正纯白色的大本子和我家多么不配啊。最近开始考虑未来各种问题,比如买房置业,比如前途工作,工作尽管步入正轨,但总有一点点的不如意,买房就更加不能够了,我的存款在三环内付首付都不够,最后还得求助父母。要是靠拼死拼活的写稿子,恐怕也挣不来多少还贷的钱,这行没钱途,那么,我削尖脑袋扎进来是图什么呢?然后昨天看了芭莎的编辑出镜,我一看到真人现身说法的文章就特别的激动...